金全球保护协会

活在这个世界上真是抱歉呢

①今天的火系个性者也在靠近

  _(°:з」∠)_这是一篇沙雕文,大概会短期连载一下,闲的没事做一下产粮界的沙雕害虫
  主胜出,微……大概all久
  其实出久是我的,不是,先放下你们手的武器,我们有事好商量。
  单纯的沙雕,还可能处处撞梗,年龄操作
     老爷们,多多指教!
  
  世界观:
  依旧是和原著一样的个性世界观
  人设:
  绿谷出久【丧久设定】
  24岁成年男性
  无个性【隐藏个性:吸引火(吸引火系个性者)】
  听从了欧尔麦特的建议,改变志愿成为一名正义的人民警察,从而变得不在对于任何事物付出绝对的执着,给人感觉懒散了许多,但还是会有习惯性的收集英雄笔记。
  因为生活上的懒散留了一头过肩长发,为了方便就用同发色的发圈扎成一团,过长的刘海就用爆豪送的黄色发夹夹到后面,露出洁白的额头。经常被爆豪嘲笑娘娘腔形象,就算一般不会反驳,但还是被炸了
  不知道为什么从小到大总会有一些拥有火系个性的人靠近,但每次都会被爆豪炸飞。并不知道自己有隐藏个性,只觉得可能是人缘好。
  成年后出现喝酒的爱好,其实酒量并不好,没喝几杯就醉了,醉了以后会变成小孩子,通常睡一觉后恢复原样。
  关于战斗力,因为是无个性,所以基本都是练体术,后来接触了枪械,基本可以与爆豪对战,但基本会输。
  目前和爆豪同居【目前他们只是发小同居】
  服装:除了警察制服,平时都穿着一件欧尔麦特的周边白T恤,黑色运动裤,标准小红鞋。
  
  爆豪胜己
  25岁成年男性
  众望所归的成为职业英雄,英雄名“爆心地”,排名No.1的英雄,出久的发小,从小就有圈养童养媳的想法,虽然经常表白失败【不,压根没表白】,但依旧努力追到手
  非常不满于出久生活上的懒惰,经常想要把他的头发剪掉,但每次拿起剪刀却又下不去手。只好帮他打理发型,以此为借口同居。
  发型和容貌并没有什么改变,只是看起来多了成熟稳重的气质
  服装:日常服装多变【精致boy】
  
  目前就两人设定!_(°:з」∠)_
  
  
  
  
  因为某英雄活动,出差外地两星期后才回家的爆豪胜己打开家门时看到了客厅地上抱着酒瓶子陷入沉睡的绿谷出久,不禁开始思考人生,这家伙……
  “喂!DeKu,你这醉鬼干什么呢?”爆豪胜己拖下鞋,抬脚踹了踹绿谷出久的肚子,似乎感觉到了疼痛,绿谷出久忍不住发出一声轻哼,然后……翻了个身。
  看到他这副样子,爆豪胜已的手中开始迸出火星了,于是乎……
  某居民楼某层忽然发出一声凄厉的叫声,故有响彻云霄之势,闻者同情。
  捂着被炸了的脸,一丝烧焦的味儿伴随着疼痛传来,绿谷出久露出快要哭的样子,这副样子,爆豪胜已无法否认,他觉得绿谷出久哭的时候很好看。
  不过那个人大概永远不会知道自己有这么个喜好。
  列如往常的哭了,就像个小孩子,不知道是不是还有醉意,绿谷出久突然伸手抓住爆豪胜己的肩膀,身体愈加往前倾过去,“咔酱,好过分!”话音未落,整个人压着爆豪胜已摔到地上,趴在他身上睡着了。
  “……哈?!Deku,你这TM是几个意思啊!”被一只醉汉压住也不好受,铺天盖地般浓烈的酒味扑鼻而来,还有那一头卷毛乱七八糟的散开,甚至还有少许头发丝掉了眼睛里!一句脏话还没骂出口,就被绿谷出久的手捂住了嘴。
  身上的人儿抬起头,绿色的眸子里闪烁着危险的锋芒,“咔酱,带谁回来了么?”完全没了刚才那样迷迷糊糊醉汉的模样,而爆豪胜已被突然正常的绿谷出久搞得有些诧异,“Deku你在说什么?”
  电光石火间,绿谷出久抓住爆豪胜己往右边滚了几圈,再看回他们刚才地方,一把锋利的尖刀被插在地板上,“啧,被躲过了么?”一位我不打算起名字,个性是存在感消失的路人甲出现在阳台的进门处,本想着趁他们放松戒备的时候杀掉No.1的英雄。
  望着那个不知死活的家伙,爆豪胜己不屑的笑了笑,把绿谷出久丢到一边,起身动了动脖子,迅速跑过去抬起手对着一位我不打算起名字,个性是存在感消失的路人甲点燃手心分泌的硝化甘油,对方也不是傻的,马上就偏过身子躲开攻击,发动了个性!
  “啊,跟那个看不见的家伙差不多的个性么?”爆豪胜已警惕着观察着四周,忽然一把刀从背后砍来,他弯腰躲过,按着挥刀的方向抬脚踹了过去,借着重心往前,双手撑着地翻了个身,他这一脚虽然没有给敌人带来重创,但也拖慢了对方的动作。
  对方的个性似乎开始不稳定了,身体若有若无的暴露出来,“切,你以为你可以单枪匹马的杀死No.1的英雄,做梦都不可能的!就你这样的废物。”在能看见的一瞬间,给对方一个残破,再用过硬的体术压制,最后再恶意报复般多炸几次。
  观看全过程的绿谷出久表示心情十分平静,并拿起手机拨打警察局电话。
  于是,一位我不打算起名字,个性是存在感消失的路人甲被正义的警察叔叔们带走了。又是十分和平的一天呢!
  ……唉?你说什么?这一天才刚开始?好吧,我们继续。
  本来要去警局录口供的,但迫于爆豪胜已那恶人目光下的压力,正义的警察们放弃了这么一步,并向绿谷出久投去崇拜的目光。‘竟然能和这样性格的人同居,不愧是绿谷前辈啊!’
  事情就这么告一段落了,绿谷出久收拾了家里散落一地的酒瓶碎片,顺便洗漱了一下。
  然后两人尴尬的坐在桌子前,两两对视……
  持续了半个小时后,绿谷出久实在忍不下去了,尝试找点话题,便开口问道:“咔酱,出差好玩么?” “命都差点没了,你说好不好玩?”此时此刻绿谷出久认识到了想要个自己的发小聊天究竟有多难。
  呔!话题都被聊死了!
  就在这愈加尴尬的气氛中,门铃声响起了!绿谷出久欢快的跑过去开门,逃离这安静过头的气氛!“请问是谁?”打开门的那一刻,一头红白分明的短发最先印入眼帘,然后是半脸上骇人的伤疤。来者是曾在电视上看见过几次的No.2英雄 焦冻!
  绿谷出久还没来得及询问他的事由,就被对方一把抱住了,还处于懵逼状态的绿谷出久仍不知道轰焦冻的内心的复杂变化。
  
  本来是打算去附近的店尝尝新口味的荞麦面,事务所突然打电话来说自己要和另一个事务所的No.1英雄一起参加下午的英雄活动,因为爆心地的电话打不通,就让他去找爆心地说明。
  浪费吃荞麦面的时间去找那种家伙,轰焦冻觉得简直就是暴殄天物!心情一度跌落谷底。当站在爆心地家门口,看着一名有着绿色长发的少女出现在视线里,一种奇怪的感觉突然出现。
  迅速扩大,把所有的思绪都占据了,过于奇怪的感情引起了大脑的质疑,却又很快放弃了疑惑。心里只剩下‘妈妈,我看到天使了!’ 不知道为什么,好想靠近这孩子,好想要拥抱……身体已经做出了反应,把对方抱住。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一见到你就感觉很奇怪,我觉得我是爱上你了,你可以和我结婚么?”毫不犹豫的说出了求婚的话语,让绿谷出久有些手足无措,他无奈的大喊着:“结,结婚?!可是我是男人啊!”
  原来是男的,不过我觉得应该没关系,和妈妈他们沟通一下,会接受他的!然后那个男人那边就不用理他!【轰爸表示:小兔崽子!】
  正打算再说些什么,突然迎面而来一个爆破,下意识的松开怀里的人进行防御,对方就夺走了那个孩子。爆豪胜已把绿谷出久护在身后,面色阴沉的看着轰焦冻:“喂喂,半边脸的,大白天发情么?”
  揣测着他们的关系,轰焦冻整理了一下衣物,正色道:“抱歉,给您添麻烦了。”很明显这句是对爆豪胜已身后的绿谷出久说的。
  
  
  【后会有期】
  某幕后小剧场
轰焦冻:为什么火个性的男主不应该是我么?
作者表示如果你这样说,应该你父亲或者是荼毘毕竟符合男主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