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全球保护协会

活在这个世界上真是抱歉呢

玛丽毒陷害事件

@海棠27

轰乡x海云

玛丽苏架空学校设定

巨沙雕,短小精悍,慎重阅读


大家好,我是一名励志替代女主位置的反派女二,我发誓绝对不会让女主顺利得到男主的!


——我是分界线——


和轰乡约好去小卖部,却意外从背着书包里翻出一个粉红色的钱包,“唉,这不是我的呀?”赤谷海云疑惑的拿着似乎并不是自己的小钱包晃了晃,结果被轰乡胜己一把抢过,只见他笑着打开钱包,把里面的钱拿出来,再把其他不能用的东西扔进垃圾桶,笑着说:“反正在你这找到的,就是我的!刚好可以买东西吃!”


“轰乡,我们这么不好吧?”赤谷海云皱起眉头,有些担忧的拿过空荡荡的钱包,轰乡胜己毫不犹豫的又塞了两坨纸巾进去,“赏你的!我说可以就可以,小海云快点给我去排队买零食啦!”


当他俩回到课室里, 发现大家都在议论着什么,还没等赤谷海云问怎么了,只见某作者并不想起名的反派女二走过来,气呼呼的拽过赤谷海云的书包,大喊道:“我钱包不见了!是不是你拿的!给我看看你书包!你…啊!”


然后她就被轰乡胜己炸飞了……


满身绷带的小二「作者不想起名就简称为小二」小心翼翼的拿过赤谷海云的书包翻找着,还不停打量着旁边虽然笑容很灿烂,但却很渗人的轰乡胜己;终于她找到了自己先前为了陷害赤谷海云而偷偷塞进他书包里的粉红小钱包。


她得意的举高钱包,“你们看…唉!唉!你干嘛!”正准备指正赤谷海云的时候,只见赤谷海云猛地抢过钱包,看着她:“你确定这是你的么?”


“这当然是我的啊!”小二不以为然的双手叉腰,摆出一副‘你别想找借口’的样子,赤谷海云想了想,平静的说道:“那你说说这个钱包里有什么?”


小二认为这只是他的垂死挣扎,于是得意的回答:“当然是有钱啦!还有我的借书卡!”


“错了,这里面只有两团纸巾,说明并不是你的钱包!”好险轰乡刚才用这里的钱,还把东西扔了……赤谷海云松了一口气,打开钱包展示给同学们看,偷偷瞟了眼轰乡胜己,发现他还是那副看好戏的样子。


虽然很抱歉用了你的钱,但我不会认错的。


赤谷海云这样想着,被轰乡胜己伸手抱着,“这位同学是什么意思呢?不会是想诬陷我家海云呐~”轰乡胜己微眯着双眼盯着她,十分有压迫感,让小二无地自容,只好道歉。


小二不停的回想,明明自己塞了钱进去啊!以赤谷海云的为人怎么可能会碰???【作者:你怕是忘了还有个轰乡】


于是今天又是令人愉快的一天!


——我是分界线——


赤谷海云:……


轰乡胜己:海云怎么了?


赤谷海云:【陷入沉思】


轰乡胜己:【不停摇晃赤谷海云】海云!海云!海云~


赤谷海云:轰,轰乡,停!停止!【被晃的快吐了】


轰乡胜己:【乖巧】海云究竟是怎么了啊


赤谷海云:我就是想,这种玛丽苏剧,总是要有女主的,我们两个人都是男的,究竟谁是女主?


轰乡胜己:当然是你啊!【指了指标题】


赤谷海云:?????【黑人问号】


愿/怨

 设定:狼人咔x幽灵久
  文笔垃圾,ooc预警,其中可能出现错字
  万圣节贺文
  (o`з’*)@海棠27
  
  
  犯下罪孽的生灵,必须付出代价,即使你的双手是为了守护,也将被诛杀。
  ——————
  “请你们不要抓走我的小胜!”在空灵的孩童声音响起后,被月光照耀的墓地里亮起异样的光芒,众多白色的半透明幽魂从墓碑之下飞出,一张又一张痛苦的,愤怒的,悲伤的脸庞倒映在贪婪者惊恐万状的眼中。
  在可怖的景象之中,绿发的男童幽灵紧紧抱着怀里陷入沉睡的金发狼人幼子,其眼中闪烁着锋芒,明显的展露出那股深刻的杀意,幽光中一条冰冷的锁链扣在他的手腕上……
  小小的幽灵轻笑着说:“抱歉”
  ——————
  关于自己小时候差点被人类抓,然后被废物幽灵解救这样的过往一直被高傲的天才狼人少年视为最黑最黑的黑历史,尽管他想要通过灭了那个幽灵的方式抹除黑历史。
  通过家里老太婆每年都会提起一次他黑历史的习惯,他明白这样的做法是不行的!
  “真希望废久消失掉啊~”每次都在当事人面前假装不经意的说道,兽瞳瞟到身边因为他的那个‘愿望’而不满的当事人身上。
  “小胜好过分!”小幽灵绿谷出久此时气愤的用半透明的小拳头捶打着爆豪胜己的胸口,虽然一般来说幽灵是不可以接触到实体的,但绿谷出久和爆豪胜己却有一个微妙的不同,绿谷出久可以直接触碰到爆豪胜己,没有任何可以探索发现的原因,就只是一种毫无用处的奇迹发生了,就这样吧。
  爆豪胜己不爽的抓开绿谷出久的双手,低吼着:“呦,想死了么,废久?”用力将他拽到自己身前,抬起另一只手掐着对方柔软的脖子,手指关节发力,掐的绿谷出久的脸有些憋的发红,明明已经是个死人了,还要经历死亡也太痛苦了吧!他飘在半空中,努力挣扎着,绿色的眸子仍直视着爆豪胜己,像是要看穿什么似的。
  鬼使神差之中,绿谷出久勾起嘴角,用着十分温柔的目光看着爆豪胜己,黄昏的夕阳斜斜的一缕将阴影面拉长,那双绿色的眼睛似乎在阴影里发着亮光。
  “如果你的愿望是这样的话,我就会消失掉。”绿谷出久披在身上的白色披肩慢慢消失,连同那具身体,一点点的消失不见……手心的触感逐渐消失,当爆豪胜己刚反应过来时,小幽灵已经不见了,就像是从未出现过样子。
  “……好奇怪啊,他消失掉了,也没什么不好的吧,为什么感觉有点不舒服,靠!”不爽到极点的爆豪胜己用爪子猛地往身旁的大树上划上一个爪印。
  反正明天那家伙也会又想个跟屁虫一样的跑过来吧!这样想着,爆豪胜己变换回狼形态跑向居住的房子。
  结果到了明天,某一时刻应该会响起烦人的声音并没有出现,“那家伙,不会真的生气了吧。”爆豪胜己用小刀雕刻着手里的木块,脑子全是绿谷出久,从什么时候已经养成了这种习惯?想要听见他的声音。
  又一天,又过去几天,甚至是半个月过去了,绿谷出久没有出现,就连爆豪光己也发现了好像缺少了什么东西,作为一名知情达理的母亲,就应该帮助望夫石怨夫般的儿子改变现状。“胜己,你和小久闹矛盾了么?”准备好晚饭的爆豪光己严肃的坐在爆豪胜己身边问道。
  “我TM怎么知道他干嘛?”爆豪胜己气不打一出来的对爆豪光己吼了一声,然后被赏了个爆栗,“那你帮我把这束鲜花放到小久的墓前。”爆豪光己将一束好看的花儿递到爆豪胜己手中,看自己儿子不情不愿的样子,直接一脚踹出门,下了死命令,不送到就不给进门。
  于是乎爆豪胜己嫌弃的走到绿谷出久所在的墓地,打量着布满灰尘的墓碑,一个,两个,三个……终于在最角落的小墓碑上看见了绿谷出久的名字,“喂,废久,你这几天在忙什么大事呢?”爆豪胜己随手将花束扔到绿谷出久的墓前,安静了许久,幽幽的蓝色火焰汇聚成一个绿发小男孩。
  绿谷出久看着爆豪胜己,支支吾吾的开口:“小胜……以后让光己阿姨不用再准备花束了。” 听到这话,爆豪胜己少见的皱起眉头,抓着他的肩膀,“你这是什么意思?废久。”
  “我要消失掉了,所以已经不需要……啊,小胜!好疼!”绿谷出久还没说完,肩膀上的力度又加大了不少,感觉好像要让他体会一下身体被撕裂的感觉,“你说什么?废久,你几个意思啊?”爆豪胜己猩红的眼睛,充满了愤怒。
  他没有再说话,身体如同上次那样一点一点的消失不见,却不同于上次的感觉,爆豪胜己清晰的感觉的到,这次的消失,就不会再见了,他紧抓着绿谷出久,不甘心的大喊,却忘了该喊着什么,只能无意义的辱骂,唾弃,怨恨着……将真正的心愿埋没掉吧
  “小胜的愿望,不是希望我消失么?”绿谷出久不解的看着面前表情失控的狼人,怎么了啊?为什么不会变的轻松呢?爆豪胜己口中不断的否定着,无法接受这样莫名其妙的事情!
  ……这,也太莫名其妙了吧!
  随着头部传来一阵闷疼,爆豪胜己有些茫然睁开了双眼,手臂上一点沉重的感觉,他偏过头,看到一团绿色乱毛压在他手臂上,那是绿谷出久的头么?他伸手抚摸上那团绿色,真实的……冰冷感传递过来,“小胜?”绿谷出久瞪着绿色的大眼睛仰起头望着他。
  “你为什么要摸我头?”小幽灵离开了他的手臂,漂浮在半空中,身边燃起蓝色的鬼火,“难道小胜想要给我一记爆头杀么?可是也不应该是这个力度啊,嗯……先找准位置什么的,可是我是幽灵啊,不会死的吧……”绿谷出久咬着手指小声碎碎念着,没有察觉出爆豪胜己逐渐黑下来的脸。
  原来就是梦而已么,切……“吵死了,你这废久为什么会在我房间里!”爆豪胜己起身伸手掐住绿谷出久柔软的脸蛋,强制他停止烦人的碎碎念。
  被掐的有些发疼的绿谷出久,下意识的眼泪从眼眶里溢出,“小,小胜!你先,放开!”绿谷出久无助的挥舞着双手,示意爆豪胜己松手。
  两人终于以严肃坐姿面对面稳定的坐在床上准备进行交谈,“因为我想要多见到小胜一些嘛,所以就大晚上过来了,没想着你已经睡了,就……”绿谷出久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脸上有些发红。
  “真恶心……”爆豪胜己反感的往远处挪开,绿谷出久有些慌乱的凑过去抱住爆豪胜己的手臂,“小胜,我是因为要离开了所以才想更多点见到你啊!”
  爆豪胜己的目光瞬间锐利了起来:“你要去哪?”绿谷出久松开他的手臂,“去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有机会的话我会回来的!”他的目光转向别处,手腕上的铁链发着微光,它就像一个警告,绝对不要说出真相。
  看出绿谷出久有意的躲开问题,被梦境所扰乱的思绪缠绕着爆豪胜己
  ‘他不会回来了!他是小骗子’
  心底里的一个小人突然大喊着,铺天盖地的残缺画面出现,刚才的梦,真的只是梦呢?大脑提出质疑,爆豪胜己看着眼前的小幽灵,他将会离开,就像上次一样,理由是因为……
  血色的兽瞳微颤,倒吸一口冷气,一个埋怨的心情,催促着他,如果想要留住他的小幽灵就只有那个办法吧,把自己脖子上的锁链,链接着的另一边收紧,就可以了。
  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狼人气息,是爆豪胜己发怒前的特征,绿谷出久忍不住退到墙边,“那什么,小胜,我突然想起来我有急事想走了!”半透明的身体逐渐融入墙体里,正准备溜之大吉,手腕上一紧,身体被一股力量扯到爆豪胜己身边。
  “小胜怎么会记得锁链?”绿谷出久不可置信的看着他,狼人怎么可能看见幽灵的东西,难道他想起来了?“你又想要不告而别?欺骗我?”爆豪胜己抓着他的手臂,低头往他裸露的颈部咬下,没有鲜血,没有温度的柔软触感,就像是在咬磨牙球一样。
  ——————
  小幽灵为了保护狼人幼子,杀害了几名人类,被附近人类们请来的驱灵人消灭,本该被抹灭的小幽灵自私的用一条特殊的锁链系在狼人幼子的脖子上,用他的力量支撑自己的存在。
  “因为不想再死一次”这样自私的愿望
  小幽灵存活数年,发现自己喜欢上了狼人,而希望表明心意后,再与狼人作出告别。
  ——————
  被啃的绿谷出久此时此刻表现的就像一只懵逼的表情包:“小胜,不是早就忘记了那些事了么?”
  “你以为我会忘记你当年和我说和你亲亲就能救你的事情么。”爆豪胜己用看猥琐大叔的目光看着绿谷出久,毫不犹豫的说出当年某只痴汉久的黑历史,“既然寄宿了这么久,不打算给点补偿么?说走就走是想被我打死么?”他凑近绿谷出久的脸,一口咬了上去。
  ————
  趴在门边看了全过程的爆豪光己偷偷抹泪,这臭小子终于娶到老婆了( •̥́ ˍ •̀ू )。
  end↓→_↓→
  作者:我写了个什么玩意
标题永远比正文逼格高
  
  

自制【有改图成分】绿谷出久表情包,可以抱走,但不要涂我水印,老子吹爆出久!

@安心信赖一飞冲天疗法☆ 大大,就是这个,第一弹里的一个帖子

嘉德罗斯与黑金激情饰演无声漫画

沙雕评论了解一下,最后一张原梗

安哥火柴人动态图

最后面一张是大概过程